很多暴力催收行为其实都是民间无牌照机构行为

时间:2018-08-07 04:29

  南都讯近年来,网贷平台迅猛发展。它给很多人提供了低门槛、低成本的借贷渠道,同时也衍生出了大量催收欠账的业务需求。但由于缺乏市场监管,规模达数千亿的国内网贷催收行业鱼龙混杂,曝通讯录、“呼死你”、“P图短信”、手机定位等暴力催收手段不停上演。

  近年来,疑因暴力催收而自杀的案例在各地屡屡发生。催收乱象迭出,有关部门开始采取行动,不断出台各项法律法规,用于规范催收行为。而在催收行业内,一些从业者也表示“冤枉”,称“其实催收员和普通白领是一样的。”南都记者调查后发现,在法律法规不断完善的同时,一些借贷者却钻了空子,开始“撸口子”,恶意套现。

  在金融业发达的美国,催收早已是规范化和标准化的产业,更有公司凭借催收业务上市,价值数十亿美金。国内的催收行业将何去何从?

  催收行业的极速发展,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诸多乱象。2016年夏天,谢先生第一次接触网贷。他先后在闪银、老张有钱、钱真多、钱包到家、上上钱、马上金融等十多个网贷平台贷款,金额从1000元到5000元不等。本以为可以轻松还钱,没想到至今还有3万多元欠款。因为逾期无法还钱,谢先生收到了多家网贷平台的暴力催收电话和短信,“被搞得心力交瘁”。谢先生称,最近接到的催收电话和短信来自老张有钱,“对方称一小时内不还钱,就把我通讯录和通话记录里的号码全部拨打一遍,骚扰我的家人”。

  南都记者了解到,通过APP借款时,借贷人必须要同意读取通讯录。如果借贷人发生逾期无法偿还的情况,平台便会采取“曝通讯录”的催收方式。南都记者梳理相关案例后发现,催收人员一般会使用“呼死你”等软件,导致借款人的工作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如果本人联系不到,催收人员便会把矛头转向其家人、其亲朋好友,他们也会受到电话和短信轰炸。

  “P图短信”也是一种常见的催收手段。“我们在进入网贷平台时都需要人脸验证,这些平台就拿我们的验证照片去PS,把脸放到其他人身上,说我们得了性病,然后给所有朋友发这些照片。”谢先生说。部分网贷平台催收还声称会“定位借贷者的手机所在地”。此外,在一些催收QQ群中,有人声称“可以全国定位找人”。

  暴力催收往往会给借贷人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据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来,疑因暴力催收而自杀的案例在各地均有发生。

  2017年4月,厦门华厦学院一名大二女生因卷入“裸条贷”,利滚利欠下57万元巨款,在其母亲收到自己裸照、被疯狂催债后,在泉州一家宾馆选择了烧炭自杀。2018年6月,西安大学生小森(化名)赴河北找工作,却在当地服毒自杀,原因不明。去世后,家人在他手机里发现大量网贷平台的催款电话,疑其自杀与网贷有关。

  7月13日中午1时许,在深圳市龙华区民治街道龙塘村一出租屋内,一名24岁男子钟某被发现服毒自杀身亡。家属怀疑,钟某自杀与网贷平台的暴力催收有关。在钟某自杀后,钟家人仍旧收到大量的催收短信和电话,催债方称“两日内我方抵达定位你手机所在地”讨债(报道详见24岁深圳男子疑因网贷服毒身亡 事后家人仍不断收到催债短信)。

  据财新网报道,2017年11月18日,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的互联网金融监管技术支撑专项组组长、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在“2017互联网金融合规与创新论坛”上指出,随着互联网金融以及民间借贷的发展,借助互联网进行催收的情况愈演愈烈,而且经常采用暴力胁迫的方式,甚至导致部分债务人自杀等严重事件。经其技术平台检测,2017年6月以来,发现违规催收频次1000余万次,施害人79万,受害人92万。涉网络催收的负面舆情新闻1万多条,已致20余人死亡。

  催收乱象迭出,有关部门开始采取行动。2017年5月4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催收行为规范(征求意见稿)》,提出了著名的十条禁令。2017年5月8日,最高法和最高检发布《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进一步强调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和合法权益。

  然而,随着相关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部分借贷者也有了钻空子的机会。南都记者注意到,在部分欠款者建立的“反催收”QQ交流群中,除了受高利贷催收困扰的借款者外,还存在刻意不还款的老赖,甚至是恶意贷款的案例。

  在一个名为“暴力催收维权”的QQ群中,南都记者看到很多人在讨论如何“撸口子”,即从那些年利率超过24%平台中借贷,因为不受法律保护,“可以一个都不还”。南都记者试图联系群中的一位发布“撸口子”消息的网友,他以“这没啥好说,大家都知道”为由,拒绝了采访。

  根据网贷之家数据,截至2017年6月底,P2P网贷行业贷款余额为1.05万亿元。如果按照业内平均坏账率15%的比例简单推算,上述贷款余额可能会产生规模在1500亿元以上的不良资产,如果算上已出现的坏账,网贷行业整体的不良资产规模至少超过2000亿元。

  有市场的地方就有“淘金者”。由于不良贷款的增加,部分网贷平台急于回笼资金,催收机构也开始大量增加。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9月,国内从事催收行业的机构数量高达3500家左右,催收人员的数量将近30万。而在2015年时,国内从事催收业务的机构数量只有约为1200-1500家,专职从事催收的人员不足2万人。

  南都记者了解到,在催收行业中,也并非所有催收公司都有暴力催收行为。催收行业中一直存在两类机构:一类追求短期盈利,游走在法律法规的边缘赚取暴利;另一类追求长期发展,通过对利润的克制实现流程的规范化。

  催收到底是怎样的一份工作?谭小姐此前在一家互联网小贷公司从事催收工作。她告诉南都记者,在其公司内部设立有专门的电催中心,分设在武汉、深圳等地。“催收工作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充满了暴力和污言秽语。其实,催收员和普通白领是一样的。”

  谭小姐告诉南都记者,催债流程其实相对比较简单。当借贷人出现逾期,个人信息便会被录入系统。催收员只需根据个人信息,进行电话催收。如果借贷人拒不履行义务,催收员便会打电话给其身边的亲朋好友甚至单位同事领导,向借贷人施压。

  为何欠债人会不停地接到催债短信和电话?谭小姐告诉记者,每次打完电话,如果催债人不还款,催收员会将其个人信息进行标注。系统是随机派单的,这次可能是我来打电话,下次就换别人了,所以会出现一直接到电话和短信的情况。

  此外,谭小姐所在的公司有明确的规定,在催收过程中,催收员不得骂脏话,休息时间不能打电话,严重影响或扰乱他人生活或工作等。“一旦被投诉或被平台发现存在违规行为,催收员将会被开除。”

  谭小姐介绍,如果收不回来的债务,公司可能会选择打包出售给外包公司或者找第三方的外包公司来回笼资金。“第三方的外包公司就不会有像我们这么多的规定,他们为了收钱回来,可能就会采取一些比较极端的方式。”

  国内的催收公司该如何发展?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常务副理事长白澄宇告诉南都记者,正规小贷公司暴力催收的案例并不多见,小额信贷联盟一年最多也就收到一到两起这样的投诉。暴力催收情况大多发生在一些没有牌照的民间金融机构。

  白澄宇称,目前小贷市场的催收规范,有三个问题需要理清。首先是要区分持牌机构和民间机构,很多暴力催收行为其实都是民间无牌照机构行为,但很多借贷者分不清放贷人到底是不是正规金融机构。第二个是讨论催收行为的存在是否合理。白澄宇认为,对待借贷不还的“老赖”,采取一定必要的方式催收,是合理的,所以催收行业有其存在的必要。最后则是对催收方式是否合法合规的讨论,看这个问题的时候要全面来看,不能只站在被催收者角度的立场来看,也要站在放贷者立场来进行全面分析。

  由于本次活动面向全国各大城市进行推广,每个地区配额有限,本报读者仅享有300箱。可以算一下,998元就能买到2箱五粮液股份公司水晶瓶富贵吉祥酒,再送700元线瓶美酒,相当超值。

  那如何让小贷行业更规范?让暴力催收不再发生?白澄宇表示,必须做到“疏堵结合”。从短期来讲,要防范金融风险,加强对金融行业监管,如规定没有持牌的公司不能擅自进行金融业务,把各种有害的金融活动“堵”住。

  但从长远来说,不仅要“堵”还要“疏”。白澄宇认为,出现催收乱象,有一部分原因就在于现存金融机构不能有效满足市场的金融服务需求,自然就会出现民间机构填补正规金融机构的空白。这些民间金融没有监管,容易出问题。中央早就提出,民间金融要阳光化规范化。加快对民营金融机构牌照的发放,让这些机构在阳光化和规范化环境下,合理合法提供金融服务,可以避免出现一些市场混乱。